世外的浪漫


幾行新詩,幾點寒星,一輪冷月,數聲雞鳴。寂寞的庭院,寂寞的山野。天地之間,獨我一人。就這樣,自言自語,孤芳自賞,給自己來一個洗禮。心,澄淨,空無一物。

風,不起。雲,也不現。我,是蓮花一朵,開在靜謐的虛空。你不來,我不敢老去。在紅塵裏,等你,只為那千年的約定。

明天,就會蓓蕾覆枝,一夜姹紫嫣紅嗎?

明天,就會層林盡染,情與楓林同醉嗎?

這是十月小陽春,滿月,梨花,踏歌陌上,拂柳花間,正是人生詩意時。不見荷間露,只餘枯荷幾杆,其實,殘荷聽雨,更有一番風韻。竹籬,茅舍,溪柳,小橋,覓一方清靜,獨自清雅,獨自簡靜。

喜歡采菊東籬下,悠然見南山。喜歡半窗月影橫斜,江天遼闊,萬物蕭疏。金黃的小野菊,千杯萬盞,開遍了山野。

青衫草履,孑然一身。泡一壺月色,斟幾杯淡泊,點一盞漁火,弄一葉扁舟,到湖心去,聽一曲雲水禪音,便有了世外的浪漫。